同步课堂官网

提高“数字流畅性”,让高校学生成为“问题创造者”

2019-09-26 1971

导语

2019年4月,美国高校教育信息化协会学习促进会(EDUCAUSE LearningInitiative)发布的《地平线报告(2019高等教育版)》,采用升级的德尔菲法(Delphi Method),预测了2019-2023年间可能影响全球高等教育技术应用的六大趋势、六大挑战和六项技术发展。其中,阻碍高等教育技术应用的六大挑战之一便是“提高数字流畅性(Improving Digital Fluency)”。报告将该六大挑战分为三种类型,分别是可解决的挑战、艰难的挑战和严峻的挑战,而提高数字流畅性被认为是“可解决的挑战(Solvable Challenges)”。

图片32.jpg
版权:兰国帅、郭倩等,《开放教育研究》2019年第3期

数字流畅性(Digital Fluency)是指利用数字工具和平台,进行批判性沟通、创造性设计、做出明智决策,以及在预见新问题时解决棘手问题的能力。

数字流畅性不同于数字素养(Digital Literacy),测量学习者的数字流畅性有一定难度。仅仅维持学生和教师获取和评估信息的基本知识已不足以满足数字社会的复杂需求。学习解决方案使用了越来越复杂的技术进行设计和部署,这就要求学习者也需要同步获取新的技能,以便有效地使用这些工具。数字流畅性要求学习者对数字环境有深刻的理解,能共同创建内容并适应新的环境。高等教育机构不仅需要支持所有成员使用数字工具和资源,还必须以支持批判性思维和复杂问题解决的方式利用其战略技术。①

报告在该部分的延伸阅读里推荐了三篇文章,其中一篇标题为《数字流畅性:让学生准备好去创造一些重大而大胆的问题》,于2018年3月在《新地平线》教育评论专栏刊出,作者詹妮弗·斯派洛(Jennifer Sparrow)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技术教学高级主管。作者在文中深入剖析了在高等教育中如何提高学生的数字流畅性。全文译文如下:

数字流畅性:让学生准备好去创造一些重大而大胆的问题

在高等教育中,我们如何帮助学生做好应对未来的准备,使他们不仅成为问题的解决者,更成为问题的创造者?

图片33.jpg
版权: Jacob Lund / Shutterstock © 2018

2017年的报告《人机合作的下一个时代》(The Next Era of Human/Machine Partnerships)指出,到2030年,85%的工作岗位还没有被发明出来。② 对于这种类型的预测假设我通常都会做一个现实检查。当不可思议地意识到距离2030年也还只剩12年的时候,我试着去思考那些在12到15年前还没有被发明出来的工作。

试想在2003年的时候,有哪个孩子说过他们想成为海上风力工程师、无人机操作员、数据科学家或来福车(Lyft:美国第二大打车应用)司机吗? 这些工作都是近15年来新出现的。这些职业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一个人,或者通常是一个团队,创造了重大而大胆的问题来供我们解决。那么,高等教育该如何帮助学生做好应对未来的准备,使他们不仅成为问题的解决者,更成为问题的创造者?

图片34.jpg

为学生提供有广度和有深度的技能、让他们成为重大而大胆的问题发明家的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提供一系列掌握数字流畅性的机会。数字流畅性是一种利用技术创造新知识、新挑战和新问题的能力,并通过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复杂问题解决(Complex Problem Solving)和社交智能(Social Intelligence)来补充这些能力,以解决新挑战。数字流畅性还要求具备优秀的沟通技巧、新媒体素养和认知负荷管理能力(Cognitive Load Management),以解决我们今天正面临的和未来将要面临的问题和担忧。

数字流畅性与数字素养究竟有何不同? 举个例子:在学习一门外语的过程中,一个具备该外语素养的人可以通过读、说、听来理解这门新的语言,而一个流利掌握该外语的人则可以用它创造出一些东西:一个故事,一首诗,一出戏剧,或者一段对话。同样地,数字素养是对如何使用工具的理解;而数字流畅性是指用这些工具创造新事物的能力。数字流畅性可以看作是一个不断演变的流畅性的集合,包括但不限于好奇心流畅性、沟通流畅性、创造流畅性、数据流畅性和创新流畅性。

好奇心流畅性包括自带疑问和解答这些疑问的欲望。它不单单只是简单地让学生掌握现有的答案,更驱使他们意识到他们有能力进一步拓展属于自己的答案。培养学生好奇心流畅性的机会包括在整个教育过程中为学生提供实践和设计思维的深度沉浸(Deep Immersion),以及一个没有束缚、规则自由的环境,让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我们在21世纪面临的挑战。

图片35.jpg

沟通流畅性是指在不同人群之间沟通新知识的能力,以及为特定的受众选择合适且最具影响力的媒介的能力。数字讲故事是交流新研究成果的一种方式。此外,学生还可以使用虚拟现实(VR)技术和增强现实(AR)技术。使用VR或AR来讲述一个故事,学习者不仅需要了解这些技术是如何工作的,还需要了解它们对读者产生的影响,以及这种媒介可以改变故事的讲述方式这一事实.

图片36.jpg

创造流畅性,或创客流畅性(Maker Fluency),是对如何创造和利用知识制作新事物的深刻理解。这些创造的实现可以通过物理或虚拟的手段,包括3D打印和编程等。在高等教育中,我们正广泛地实施创客空间,降低了创造流畅性的门槛。这些空间提供了工具和专业知识,让学习者成为发明家。通过将编程流畅性纳入到创造流畅性中,我们可以帮助学生学习如何在应用程序经济(App Economy)中进行创作。

数据流畅性是指使用数据集做出明智决策的能力,以及推动技术边界的知识,以便处理数据并提出新的问题。如果学习者能够接触到云计算资源(Cloud Computing Resources)、数据科学知识(Data Science Knowledge)和大数据集(Big Data Sets),那么除了他们自己的想象力,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限制他们提出的问题类型。

创新流畅性包括认识到失败也是学习过程中很有价值的一部分。要创新,学生们就要承担风险、失败,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并不断重复这个过程,以成就新的想法。多年来,教育工作者一直在学习过程中使用元认知(Metacognition):学习一个人如何学习和反思学习是将所学知识应用于新情况的关键。

图片37.jpg

在高等教育中,学生在学习掌握这些流畅性的同时得到了相应的支持。我们为学习者提供了突破极限、验证新想法、在安全环境中失败、向专家学习、解决问题和创造新问题的机会。

在获得这些流畅性的过程中,学习者应该有深入的机会去探索道德决策(Ethical Decision-making)、批判性思维、无畏的领导力(Courageous Leadership)和文化意识(Cultural Awareness)。学习者不仅要做好承担未来工作的准备,还要成为企业家、活动家、研究人员和终身学习者。我们对高等教育的呼吁应该是不仅要帮助学生应对本世纪的挑战,更要帮助他们应对来自22世纪的挑战。我们需要放眼未来,不断发展课程和跨课程学习活动,为学生提供学习、实践和掌握数字流畅性的时间,让他们能够创造面向未来的、重大而大胆的问题。

 引注:①EDUCAUSE Horizon Report: 2019 Higher Education Edition,April,2019

② Institute for the Future and Dell Technologies, The Next Era of Human/Machine Partnerships: Emerging Technologies’ Impact on Society and Work in 2030, July 12, 2017.

编译:Fun